亚美论坛留观病区里的月子餐 本报记者探访西安隔离留观定点医院

城北医院医生在留观病区外鼓励医护人员

  城北医院医生在留观病区外鼓励医护人员

  新型冠状病毒潜伏期在10天左右,亚美论坛最长约14天,为安全起见,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接触的人群都需要隔离,进行医学观察。西安城北医院是未央区的一个隔离留观定点医院,目前共开设了2个留观病区,安排了9名医护人员进行24小时观察与服务。29日,记者走进城北医院,探访隔离观察情况,并和在留观病区与被观察者同吃同住的医生赵龙飞进行了电话连线。

  要能收得进来还要住得住

  进入城北医院,整个院区十分安静。医院急诊科护士长卢彩凤说,疫情出现后,医院就把所有患者撤出,将医院完全作为隔离留观定点医院。现在医院留观病区里进行医学观察的,基本都是与疫情原发地有关或是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接触的。

  病区里的护士每天要对被隔离者进行体温监测、血压检查等,一旦发现有异常,就立即报告给医生,进行相应的处置和救治。“所有的医护人员24小时与被隔离者同吃同住,严格执行监测和服务工作。”卢彩凤说。

  疫情本已让人紧张,现又被隔离在陌生的地方,被隔离者内心难免不安,安抚情绪就成了医护人员最大的困难。“要能收得进来还要住得住。”卢彩凤说,隔离人群年龄不等,除了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和孩子,所有人都是单间隔离。隔离房间电视、桌椅等设施齐全,洗发水、护肤品等个人用品也一应俱全,因为隔离病房不能配有空调,担心温度不够,医护人员还给房间内配备了电暖气。

  为了让被隔离者都能感受到家的温馨,能冷静平和地接受观察。在留观病区,医护人员在为隔离者发放每日三餐的基础上,还会尽可能满足每一个人的生活所需。

  小欢欢(化名)是隔离人群中年龄最小的孩子,至今还未满月。考虑到欢欢妈妈产后需要营养,城北医院更是给她做起了“月子餐”,每日加餐将牛奶、鸡蛋、鱼汤等送进房间。欢欢妈妈笑称,自己是住进了“月子中心”。

  和小欢欢一样,其他尚在哺乳期的宝妈妈及小宝宝,医院也采购了奶粉、奶瓶、吸奶器等,还邀请妇产科护士指导母乳喂养及婴儿护理。有时遇到哭闹的小宝宝,医护人员就买些零食、小玩具细心安抚。担心老年人排便不畅,医护人员便把每日所需的水果送去房间。“这样他们也会焦虑,我们很理解,就安排了心理科医生每天到病区进行心理辅导,了解他们的想法、疏导他们的情绪。”卢彩凤说。

  小年轻们当起了“临时保姆”

  留观病区里的医生和护士基本都是“小年轻”,刚踏上工作岗位,也没有孩子,但是在疫情面前,那些平日也在父母身边撒娇的年轻人却肩扛责任与担当,成为“临时保姆”,照顾起了被隔离的孩子。

  1991年出生的赵龙飞是其中一个留观病区医生,正月初一早上还在睡梦中的他接到医院电话。来到医院听说要进病区,赵龙飞想都没想,拿起牙刷和牙杯就说自己准备好了。“衣服也没拿,其他物品都是后来由其他同事送进来的。”赵龙飞说,当时自己什么也没想,就觉得应该马上进去工作。

  赵龙飞目前的主要工作是将被隔离者的体温进行汇总,实时监测他们的身体状况,对体温异常的被隔离者进行会诊。从进留观病区到现在,赵龙飞已经5天没有出来了,问他最辛苦的是什么?他却说不辛苦,经过几天的相处,被隔离者都能理解他们的工作,只是一些老年人老想出去遛弯儿,每天都要问好多次“我什么时候能出去”。这时候赵龙飞就哄着老人,和老人聊天。“有时候小孩子也会哭闹一点,我就逗逗他们,小孩子也挺好玩的。”

  记者去留观病区隔着窗户与赵龙飞和其他医护人员打了招呼,看到医院同事和记者过来,他们在一张白纸上写下“我们很好,请大家放心”,还画着一个笑脸,贴在窗户的玻璃上。在外的医院同事们不停地鼓励他们,让他们休息好,照顾好自己。临走时,其中一位护士隔着窗户喊:“你们在外面要做好防护,不用担心,我们可以的。”

  “防护服都是一次性的,为了不浪费,他们没什么事基本不脱防护服,仅有的一点休息时间也是和衣而睡。”说话间,卢彩凤的嘴唇微微颤抖,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口罩上。她说,留观病区的医护人员太辛苦了,医院现在共有239人写了请战书想要进去替换他们,医院也安排了备班梯队,准备择期将第一批医护人员换下来。因为只有保证医护人员有充足的精力,才能更好地照顾被隔离者。文/图记者马相

   

(责编:黄子娟、岳弘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oworkinglegian.com